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性爱学院的考试科目
性爱学院的考试科目

性爱学院的考试科目


—学的第一天,xo学园迎来了一年级的新生们,这些从全国各地的小学中挑选出来的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方面都有巨大有爱潜质的新生们,将在这一天迎来他们人生中崭新的时刻。

入学第一天,艾艾作为新生之一,和宿名中一同进入学园的无数正太和罗丽们,在xo学院的操场上,聆听着校长,号称坑神之神newface的训话。
「从今天开始,你们的身心都将经过史上最变态的摧残洗礼,然后,你们将成长成新一代的淫魔欲女,用你们无以伦比的xo技巧和火爆到让人喷精泻乳的肉体去征服世界!~」

虽然新生们都是经过选拔挑选出来的有爱人士,但是第一次听到如此xo的训话还是愣了好一会。

new校长骠捍无比的训话结束,没等新生们互相打个招呼认识一下,下面就到了入学摸底考试。

〖试的项目有:捆人,吃香蕉,口语对话等等。

先进行的是吃香蕉。

由新生的师兄师姐们带着诡异的微笑,端上了一盘盘粗长的香蕉,摆在了新生的面前。

「考试开始,评判标准是最后嘴中香蕉的粗细程度,越细分越高,如果把香蕉弄断的话,0分!」

面对着形状类似某物的香蕉,男生们的脸上都露出了暧昧的微笑,转而目光投向了一边美丽可爱的女生们。

「腐った大婶,同学,你先来。」考官喊道。

一个面带惊鄂的男同学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让所有的人都略感意外,按理说,这题目虽然没有明说,但是默认应该是只靠女同学的。

结果,连考官都觉得意外,因为她看到这个名字时,还以为是为长的比较老相……不,比较成熟的女同学而已~

腐った大婶楞了一下,立刻回过神来,没办法了,只好将错就错了,总不能当着那么多新同学的面丢了面子,以后他还要在这学校混哪。

于是,腐った大婶一把抓过一根香蕉,以迅雷不及电驴之势,一口连皮带肉都吞了下去,然后扔下惊鄂的考官和同学们鼓着腮帮子扬长而去。

腐った大婶,0分……评价:此人生性骠捍,动作干脆,有电车痴汉尾行绑架的潜质接下来,考官大人为了避免再出错,特别注意看姓名后面的性别,在认定是没带把的学生以后,念出了第二个人的名单:

「艾艾!」

还好,这次从人群中走出来的是个可爱漂亮,留着短发,穿着白色水手服短裙的女生。

「考官姐姐,是不是越细分越高呢?」艾艾同学走上去,低下头,眨着大眼睛,用很萌的声音问道。

「啊,是啊,小妹妹,你以前试过吗?」考官学姐看了看这位外表青纯活泼的小女生,生怕是招生的挑花了眼,把人家良家纯情小妹妹给错选进来了。
「哦,那我开始了~」艾艾同学十分有爱的握住一根香蕉,十分熟练的往小嘴里一送,活象自动转笔刀一样,那香蕉竟然开始了飞速的旋转,一边旋转还一边在艾艾的小嘴中伸缩有度,非常平稳,且艾艾一边吃着香蕉,还一边发出可爱巨萌的呻吟声,看的在场的男生们下体硬直,女生们目瞪口呆,但是更让他们目瞪口呆的还在后面,因为仅仅1分钟后,那粗大的香蕉从艾艾嘴中被抽出来时,只剩下了香蕉皮?!

「啥?渣都不剩了?!」刚才还硬直的男同学只觉得下体一阵恶寒……
「太……太夸张了吧,好厉害哦,看上去那么青纯可爱的小妹妹,竟然那么可以弄的那么……细?」女同学们忍不住捂着嘴巴,十分怪异的看着那根,不,是那缕仅存的香蕉丝。

「艾艾同学,满分!~」考官接过艾艾手中的香蕉皮,用指甲捏着从皮中间仅剩的一根细丝说道。

艾艾从此在新生中声明远播,甚至是高年级的师兄师姐们,都开始暗中关注这位有着惊人天赋的小师妹来。

第一项考试很快就结束了,女生中暂时没有能超过艾艾的成绩,而唯一参加考试的男生,已经被痴汉诱拐科的老师们暗中关注。

第二项考试开始,题目是:捆绑技术,又称绳艺,这个科目再熟悉不过了,无论是男生女生,对这个科目各种捆法都是耳熟能详,什么龟甲,五花,鱼网,开腿,m腿等等……

关键是,模特是谁?总不能让考生自己捆自己吧?

这个问题的答案很快就出来了。

模特就是考官自己!一位5年级的美艳学姐!

「大家好,我叫黑藤兰,待会就由我来担任本科目的考官,并且兼任模特,请大家捆我的时候一定要手下留情哦~」黑藤兰留着瀑布般的长发,眉毛纤细,睫毛修长,媚眼如丝,穿着一件红色低胸连衣短裙和吊带黑色蕾丝长袜及丝带高根凉鞋,单手插腰,手上拿着几捆绳子放到了考生的面前。

「挖靠!!好一位娇艳欲滴的俏御姐!!!」男生们甚至是女生中都爆发出了阵阵充满欲望的赞叹声。

「考试开始,时间不限,评定标准是在尽量短的时间内,完成旧能高难度和观赏性,以及挣脱难度兼备的捆法为高分,如果能把我捆的动都动不了的话,就是绝对的满分,有额外奖励的哦~」黑藤兰娇声说道。

我靠,还等什么?广大男生凭借体能上的优势,率先冲到了御姐姐黑藤兰的面前,抄起绳子就捆。

第一个上场的是「凌辱系正太」,不愧是凌辱系出身,捆绑肯定是必备绝活,于是他将黑藤兰的纤纤玉手反剪到了背后,给她来了个标准的龟甲,先将她的双手交叉在一起,手腕处捆了个结实,然后将事先穿好对折的绳子的绳圈用绳头穿过,拉紧,在黑藤兰的身体上拉成一个个菱形的绳结。

「凌辱系正太同学,看来你以前有练过哦,捆的很不错呢,一般来说,这种难度的捆法,新手很难完成的~」黑藤兰笑道。

「学姐,我可不是新手哦,当初我还在家的时候竟经常和我姐……嘿嘿~~~~」
凌辱系正太的双手在黑藤兰高耸的酥胸前勒着绳子,吞着口水说道。

「那么,是我漂亮呢,还是你姐姐漂亮,哪一个你更想捆起来以后那个……恩?……」黑藤兰的语气中充满了挑逗。

「当然是……黑藤姐你了~~~哈哈哈~」凌辱正太越捆越起劲,将黑藤兰的
双手结实的捆在了身后,并且将她高耸的双乳也一并勒了个饱满结实。

「捆的不错,该捆我的腿了呢,看来你要得高分哦~」黑藤兰笑道。
「那个,学姐,你之前说的满分额外奖励,到底是什么呢?能不能先透露一下?」

「哦?那个啊,你说是什么呢?我人都被你捆的不能动弹了,你还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黑藤兰的语言挑逗味十足。

凌辱系正太大小头当即同时充血,迫不及待的将黑藤兰的一双修长黑丝玉腿一圈圈的捆了个结实,然后在脚踝的部位缠绕几道收紧。

「黑藤姐,快挣扎吧,保证你挣不脱~~」凌辱系正太摸着黑藤兰被绳子紧紧勒住的性感身子笑道,准确的说,是淫笑道。

现场的男生无不激动的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

果然,黑藤兰扭动了几下身体,皱了粥眉头,好象十分艰难的样子,凌辱系正太笑的嘴都歪了。

「捆的真好呢,那么紧,想挣脱恐怕~……」黑藤兰有些失望的笑了笑。
「黑藤姐你就别挣扎了挖哈哈哈哈哈啊啊啊啊啊?!!」凌辱系正台原本哈哈大笑的嘴里突然蹦出了后面几个语气助词,不为别的,因为他看到黑藤兰突然身上的绳子一松,先是胳膊上的绳子松脱下来,然后人家低下头,用香唇咬住绳子一扯,三下五除二,低头也把腿上的绳子解开了,整个过程不到30秒。
「凌辱系正太同学,60分,你捆的基本功不错,可惜就是太容易分神,而且捆完后连我的嘴也不塞起来,收绳子的时候又不小心,很容易就被我找到破绽,所以下次要注意哦,这次满分的奖励嘛,你就别指望了~」黑藤兰握着解下来的绳子微笑着看着目瞪口呆的凌辱系正太同学,优雅的喊出了下一个新生的名字:
一百块!

于是一百块同学怀着激动的心情上场了,这次他充分吸取了凌辱系正太的教训,一上来就找个塞口球直接把黑藤兰嘴给堵上了。

「呜?!……」黑藤兰以为碰到高手了,发出呜呜的呻吟声,然后和刚才的一样,她的双手很快也被一百块抓住反剪着捆在了一起,然后然后……惊人的一幕发生了,一百块同学竟然不知道接下来怎么捆了,原来他平时光顾着看图,从没实战过,连事先绳子要对折穿好才能拉出绳结的常识都不知道,所以楞了一下。
「学姐,刚才那龟甲到底要怎么穿出来?」

「呜……」很不幸,我们风华绝代的黑藤兰学姐小嘴被塞的死死的,根本无法回答他这个技术问题。

这下只好自己动手边摸边学了~

一百块同学很快用绳子一圈圈的开始勒黑藤兰的胸部,一圈又一圈,一圈又一圈,都快把黑藤兰的胸部勒成麻花了,接下来就更马虎了,就是把绳子东一圈西一圈的捆下去,直到把黑藤兰整个人捆成个粽子为止。

当然,这种没技术含量的捆绑,黑藤兰学姐再一次轻松的挣脱了。

「一百块同学……看在你一上来就塞了我嘴的份上,给你30分吧,人你是捆完了,但是绳结都不会打……以后要记得多多实验,努力学习哦,学姐等着再次领教你的绳技。」黑藤兰学姐到也客气,把一百块同学给打发了。

于是又陆续上去几个,都是和一百块同学一样的毛病:实战经验太少!都郁闷的被黑藤兰学姐好好安慰了一把闪一边去了。

「花花右大臣同学~」

一位瘦高的男生走了上来,虽然同样心情亢奋,但是他并没有向前面的几位那么急迫,而是接过了绳子,仔细看了看黑藤兰的身体。

「怎么,还不动手,已经开始算时间了哦?」黑藤兰笑道。

但是花花同学在入学之前,一直在研究拷问学,尤其是拷问女人,拷问性感美丽的女人,当然,第一步要学的,就是不能让拷问对象中途逃脱,所以,他可是下功夫狠练了一把捆人技术的。

首先,要想让对方无法挣脱,先要困住对方解绳子的关键部位——手指!!
于是胶带派上了用场,花花同学没动绳子,先用胶带将黑藤兰的双手手指缠在一起裹了个结实。

「看不出,原来高手出来了啊?」黑藤兰学姐并没有太惊慌,还是继续调笑道。

等裹好了黑藤兰的双手,花花才开始捆绑,还是先将黑藤兰的双手手腕先捆住,然后纵向缠绳,在中间勒紧,接着,黑藤兰的胳膊,也被绳子狠狠的勒在了身后,不留一点缝隙。

「好紧呢……花花同学,能不能轻一点,勒的我好疼呢~」黑藤兰媚笑道。
然而花花的回答是:「学姐脱缚功夫了得,不捆紧点怎么行呢?」说罢,花花同学突然冷不防将拉到黑藤兰跨下的绳子朝上使劲一勒,绳子便深深的勒进了黑藤兰敏感的蜜穴当中。

「啊啊?!……啊……」花花每一次用力收绳子,黑藤兰就忍不住娇叫数声,那声音娇媚无比,听的在场的学生们面红耳赤,尤其是男生,看到黑藤兰被绳子捆缚的媚态,都狠不得一起冲上去就地把这位学姐给xo了。

花花继续捆绑,将黑藤兰的双乳分为前后两截在中间勒了一道,搞成了葫芦状,并在根部收紧,还在最敏感的乳头部位,专门用绳子勒了一圈。

「呀啊……真不错……把我全身最敏感的部位都制住了呢……」黑藤兰一边呻吟一边笑着说道。

「学姐,看来满分的额外奖励,是归我了呢?」花花的脸上露出了几分自信。
「那到未必,考试还没完呢~」黑藤兰答道。

「是吗?」花花看到不认输的黑藤兰,恶作剧的在她高翘的屁股上使劲拍了一把。

「啊啊?!」这就算sm中的打屁股了,还没捆完,花花竟然公然开始了对学姐的调教?!

但是花花同学的确有两把刷子,他把黑藤兰的双腿交叠在一起而不是象往常的并拢在一起捆了起来,就是盘腿缚,然后让黑藤兰整个人坐在了桌子上,脖子上的绳子还被拉到其前面的脚踝处捆在一起,让黑藤兰不得不朝前低着头,弯曲着身子。

最绝的一幕开始了,花花用剩下的绳子,把黑藤兰的脚指头也一根根对着捆到了一起!!

然后用胶带包裹起来!

「好紧!……啊?……」黑藤兰好象意识到麻烦大了,但是被捆成这样,也没办法了。

接着,花花同学不用什么塞口球,直接扯掉了黑藤兰的蕾丝内裤!揉成一团塞进了黑藤兰的嘴里。

「呜?!」黑藤兰显然没料到新生会那么大胆,惊讶的抬起头呜呜的叫了几声,嘴吧上却马上又被胶带封了起来。自己高翘的被绳子深深勒入股间的雪白屁股就这样毫无遮拦的暴露在大家的面前,这简直就是露出调教了。

但是更让人疯狂的还在后边,我们的花花同学完全将黑藤兰当成了自己到手的猎物,竟然掏出了随身携带的麻醉针,朝黑藤兰的屁股扎了下去,将麻醉药注射进了黑藤兰的体内,但是这一切,却被黑藤兰的身体挡住了,没有被新生们看见。

黑藤兰只觉得屁股后面一阵冰凉,一股莫名其妙的刺痛让她觉得浑身好象不对劲了。

更夸张的还在后面,花花同学直接将剩下的绳子当成了鞭子,开始用力的抽打起黑藤兰的屁股和被黑丝包裹着的大腿来。

「呜哦哦?!!」完了,考试完全变成了一场现场sm拷问秀了。

黑藤兰用力扭动着身子挣扎起来,但是被胶带包裹的手指断了她最擅长的一个解缚途径。而且这种缩成一团的捆法,限制了她的力量,挣扎了30秒,仍然没有明显的突破。

这时候,正当大家以为花花同学就要得到传说中的满分的时候,生猛的花花同学再次做出了一个让全场喷血的举动:

他把挣扎中的黑藤兰学姐抱了起来,脱下了自己的裤子,露出那根被压抑已久的金刚钻,对准黑藤兰暴露的下身,在那两股勒入股间的绳子之间,那个幽密的小穴发起了最后的总攻!

「呜呜?!哦哦!!呜呜!!……」黑藤兰只觉得小穴一紧,那熟悉的快感涌遍全身,马上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那就是,情况已经完全脱离了她的掌控!!
奔放,无比的奔放,生猛无比的花花同学,抱着被捆成一团的御姐考官,长驱直入,开始了振幅稳定的活塞运动,当着全场目瞪口呆的新同学和几位师兄师姐的面!!

更要命的是,正在被花花同学抱着狂插的黑藤兰同学,对眼下这种捆法并不是没有脱身之道,但是花花同学似乎是条件反射的违反了一个规则,那就是对她注射了麻醉药,而这现场的各位竟然没有看见。

现在她感觉浑身越来越无力,小穴被花花同学插的就快流水了,浑身依然被绳子勒的动弹不得,被勒成两截的双乳上下乱颤,一双被盘在一起的黑丝玉腿紧贴着花花同学的大腿不断的摩擦,这种柔滑带着温暖体温的触感,使干的正起劲的花花同学火上加油,插的更起劲了。

「呜呜呜呜!!!……」

眼看着就要被花花同学来个「内射」,黑藤兰学姐终于在最后一刻,使出了她的杀手锏:头发!

她那瀑布般的长发,仿佛有了生命一般,突然勒住了花花同学的脖子,弄的他发生了短暂的窒息,不由自主的将黑藤兰又放回了桌子上,黑藤兰趁机一扭下身,将蜜穴从花花同学那已经装填完毕的火枪上抽了出来,就在同一时间,一股白色的液体从那枪口中喷射而出,射在了……最前面那一排的新同学脸上,其中有一位,名字叫做「开膛手杰克」,貌似业余爱好是……「制造太监」?

短暂的寂静之后,是「开膛手杰克」脸上那恐怖的微笑,他用手擦了擦脸,然后将手放到自己的垮间,朝花花同学做了个「喀嚓」的手势,然后便转身离开了人群。

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生猛的花花同学今后的课余生活将变的无比的丰富多采……

在看黑藤兰,依然被绳子紧紧的缚着,歪倒在桌子的一边,娇喘着颤动着身子,但是很快,她的头发就将身上的绳子迅速的解开,并扯掉了包裹住她手指和嘴巴的胶带。

好了,花花同学再经过那位开膛手杰克同学的友好示意后,迅速从云端结实的跌回了地面,再看看面前差点被自己干翻的考官学姐黑藤兰,心里根本没底啊没底。

「我会成为耀眼的流星从天边划过吗?」

黑藤兰手里拿着解下来的绳子,抠出了嘴中湿成一团的内裤,随后就扔到了一边的垃圾桶里,也就是说,目前她的某个部位处于非常凉快的真空状态。
因为挣扎剧烈,她的身上还留着被绳子勒过的痕迹,特别是胸前,也湿了一小片,对了,刚才花花同学将她最敏感的乳头也勒住了,莫非……

「花花同学,你挺厉害的嘛,真让我意外,差点就让你给糊里糊涂当众强奸了呢,弄不好还会怀上你的孩子……」黑藤兰理了理头发,媚笑道。

这种不冷不热的微笑让花花同学心里更没底了。

「花花右大臣,满分,但是因为违反规则,擅自侵犯模特,取消之前的额外奖励。」黑藤兰说道,但是另花花奇怪的事,黑藤兰决口不提刚才被注射了麻醉药的事。

黑藤兰脚下还有些虚,看来麻醉药的效力还没过,她稳了稳下身,宣布道:「因为突然有时,本科考试的考官将由我的同学接任,考试继续进行……」
「啥?!」后面还没有得过手瘾的新生失望的喊了一声,但是当他们看到新任的考官的时候,他们就不喊了,这是什么地方?要找个一样美艳的御姐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黑藤兰扯了扯被花花掀起的短裙,朝后面走去,经过花花同学身边时,对他小声的说了一句:

「待会到SM调教实验室来,我在那等你……记得……带套……」

然后黑藤兰便留下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色款款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