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古典】中国历朝美女—杨玉环【作者:黄泉】
【古典】中国历朝美女—杨玉环【作者:黄泉】

[古典]中国历朝美女—杨玉环[作者:黄泉]



本帖最后由 sfkcly 于 2009-11-20 12:34 编辑
杨玉环 
作者:黄泉
一、
  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滑洗凝脂;待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承欢赐宴无闲暇,春从春游夜专夜。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金屋妆成娇侍夜,玉楼宴罢醉和春。姊妹弟兄皆列士,可怜光彩生门户;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骊宫高处入青云,仙乐风飘处处闻;缓歌谩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长恨歌--白居易
  (前言)
  唐明皇与杨贵妃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可以说是代代流传、家喻户晓。从绚烂豪奢、淫欲浪荡的宫中岁月,到被渔阳颦鼓所惊破;从马嵬坡前美人的香消玉殒,到明皇无尽的回忆与迷茫的孤寂……,都是骚人墨客着笔之题材,也流传着许许多多脍炙人口的巨着、小品;更有许许多多或褒、或贬的街话巷谈。
  因此,笔者路人原不敢在众多的前辈先进中班门弄斧;可是又不希望杨贵妃在「中国历朝美女系列」中缺席。所以,笔者路人就偷懒将白居易所诗之「长恨歌」
  窃为故事之骨干,着重于唐明皇与杨贵妃之事典,其他宫闱之争权夺利、计谋互陷之事,则一笔带过、能省则省。
  一来:是因为若要述全其来龙去脉,实在是庞着巨作,笔者路人才薄识浅、力有不逮。二则:因为家喻户晓的故事,网友诸公定然了若指掌,心中自有定数。万一笔者路人引喻有误,岂不是贻笑大方、献丑而已。故而虚构拟筑而文,莫非只为搏君一笑而已。
  杨玉环字太真,祖籍弘农华阴,后迁居蒲州永乐县独头村。玉环幼年丧父,寄养于叔父河南府士曹玄德家;河南府士曹玄德专管皇族仪仗调度。
  玉环生性活泼、不居小节又喜欢热闹,又拜叔父专管之便,不但常凑热闹,也进出宫中如家常便饭。
  开元二十三年春,玉环年值十五,因堂兄杨洄与武惠妃之女咸宜公主成婚,受邀作公主嫔从,喜爱热闹的玉环正中下怀、欣然接受。咸宜公主公主一见玉环,便觉玉环很得己缘,两人交谈甚欢,并互为知己之交、以姊妹相称。
  喜宴中玉环穿梭席间,言欢、敬酒丝毫不让须眉,直到醺醉方才作罢,胡乱找间客房醺醺入睡。
  席罢、人散、更深。玉环因为宿醉头痛醒过来,只觉腹内翻腾如搅,所以走到户外水沟边呕吐。忽然玉环听到有人在呻吟的声音,声音好像很痛苦,又好像生了重病,嗯嗯哎哎的又很暧昧。
  玉环辨着声音的方向走去,声音越来越清楚,不但有女人的呻吟声,竟然还有男人粗重的喘息声。玉环越听越是奇怪,渐渐走近声音的来源,才发现声音竟然是从堂兄新婚洞房里发出来。玉环心想是不是新人俩也喝醉了难过想呕吐,好奇的走到窗外,用手指戳破窗纸,踮着脚往里瞧。
  「嗄!」玉环一差点就叫出来,赶紧蹲下「唰!」一下,脸红如火热,心跳如急鼓。原来玉环从洞隙中看到,两位新人正在行周公之礼,而且已经到了紧锣密鼓的阶段呢。玉环蹲下后满脸羞红,本来想走开,可是好奇心的催促,又让她蹑手蹑脚的起来继续往里瞧。
  只见堂兄跟公主两人都是赤身露体、身无寸缕的;公主仰身躺在床上;而堂兄趴伏在她身上,臀部一高一低的动着,那些呻吟、喘息声就是在这样的动作中发出来的。其实玉环对这种事也是似懂非懂,只是隐约知道这便是夫妻敦伦,也好像听谁说过,女的会很痛苦……玉环若有所思的想:「难怪公主会呻吟……可是公主看起来不像是很痛苦的样子啊……」
  玉环看到公主还一直把腰挺起来,让两人的下身互撞着,而发「啪!啪!」的拍打声,只是两人的下身看不大清楚,不过上身却瞧得一清二楚。堂兄裸露着结实的胸膛,古铜的肤色因汗水而亮晶晶,咬着牙根表好像很严肃,一只手撑在床上,另外一只手却按在公主的胸部。公主如玉的肌肤,跟堂兄乌亮的肤色,正好成一个强烈的对比。
  玉环看到堂兄在揉搓公主的胸部时,不知名为什么突然也觉得,自己的胸部有一点痒痒的,玉环不知不觉的也伸手揉着自己的丰乳,而且还觉得这样搓揉还蛮舒服的。别看玉环年才十四、五岁,她的双乳倒比公主丰满,而且有一点点下垂,乳头、乳晕也都比公主的大,这大概跟自己丰腴的身材有关吧!
  玉环刚刚要进入陶醉状态时,突然听见堂兄跟公主两人,同时发出急促的「啊!啊!」声,玉环赶紧再瞧瞧发生甚么事。只见堂兄竟然软趴在公主身上,两人都呼吸急遽,而且还不停轻微的颤抖。
  玉环以为他俩发生甚么意外,正想要进去救人,才又看到堂兄「呼!」呼了一口气,慢慢的起身、下床,拿起床边的布巾擦拭下身。玉环才看到堂兄胯下垂软的一条,好像是“鸡鸡”;可是又不太像。玉环回忆着曾经看过小男生在小便,好像没那么大、也没那么黑,而且形状也有一点点差异,所以不敢确定那是不是。
  玉环看到堂兄又拿着布巾,回到床上帮公主擦拭下身,然后才吹灯睡觉。玉环觉得甚么也看不到了,才又蹑手蹑脚的回房睡觉。玉环上床后才发觉下体竟然湿湿的,又好像痒痒的,遂把手伸到裤裙里面搔着。玉环只觉得这样搔揉阴部很舒服,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但又说不出是甚么感觉,只是继续搔着、揉着……
  古有吟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玉环这些偷窥动情的动作,却被咸宜公主之亲弟寿王李清,一一看在眼里。
  寿王李清今天算是妻舅贵亲,也是上座嘉宾。在席间一初玉环,便对玉环之容颜玉貌、活泼大方别有锺情。寿王今夜同样也因宿醉难熬起床如厕,也觉得夜静园中的空气似乎特别清新,寿王李清置身其间,深呼几口气似乎清醒醒不少。
  突然,寿王李清见得远远暗处中有人影晃动,似乎在寻找甚么东西似的慢慢走近。寿王李清藉着月色端详清楚认得是玉环,连忙隐身树后,而玉环正在专注中并未察觉,自顾寻声走着。寿王李清就这么跟踪着玉环,而在远处看到玉环的窥视动作,心中便了然一切。待玉环回房后,寿王李清也如法炮制的在窗外窥瞧玉环房里的动静。
  寿王李清此时正看到玉环的衣矜敞开,露出两团雪白柔嫩的丰乳,不禁「咯噜」吞了一口口水。寿王心中暗暗赞叹着,玉环的丰乳竟然如此的诱人,虽然因躺着而使得丰乳略为往两侧垂,但在一片雪白之顶却有着粉红、艳丽、挺硬的乳头。而玉环竟使用双手扶压着双侧,让柔软的玉乳向内互相挤着、互相搓磨着,嘴里还发出轻微的「嗯嗯」声,让寿王心神为之荡漾。
  玉环觉得如此搓揉双峰,真是刺激舒服,只是阴道中越来越搔痒难忍,乾脆将下身之衣服全部除去,裸露着乌毛丛生的阴户,一手仍然用力的揉捏乳房,一手则抠搔着?润的阴户。一阵阵前所未有的舒畅感,从手指接触的部位传来,不禁让玉环的身体扭动着、颤抖着。
  寿王李清眼看着如此香艳的画面,情不自禁的也伸手握住早已挺硬肿胀的肉棒,前后套弄着。寿王李清觉得有一股高胀的淫欲,令他色胆包天的潜入春室中,走向沉醉未觉的玉环。寿王李清站在床边近观玉环,把玉环春色艳相更是看得一览无遗。
  玉环闭眼甩头,把乌亮的秀发披散在脸颊、绣枕;红艳的脸庞如映火光;朱红的樱唇微开贝齿隐现,还不时伸出柔软的舌头舔着双唇,让樱唇更为湿亮;更引人目光的是正在挺动扭转的下体,平坦滑嫩的小腹下,一丛乌黑、曲卷、浓密的阴毛,在玉环的手边探头露脸、忽隐忽现;玉环的手指在抚柔着两片丰厚,沾满湿液的阴唇,还有时曲着手指插入?洞中浅探着。
  寿王李清终于忍不住情欲的诱惑,低头、张嘴,含住挺硬的乳头用力吸吮着,便觉有如一股温馨的母爱,安抚心灵;又有如一口香嫩滑溜的脂糕,美味满嘴。
  玉环突然觉得一股温润附在乳峰之顶,舒畅的全身为之一颤,「喔!」一声淫荡的轻呼,阴道中又是一阵哗哗暖流。随即,玉环突觉有异,睁开媚眼一瞧,正看到寿王李清一副沉醉、贪婪的模样,正在亲舔乳峰。
  「啊!」玉环这一惊非同小可,心中先是责恨寿王李清擅闯香闺;却又羞愧自己的淫态媚样被人发现。玉环自然的反应抓物遮掩、翻身缩躲,颤声问道:「你…你…王爷你…王爷你…」玉环不知从何问起,只觉得欲火全消,但全身还是一阵火热,如置身炉内一般,既羞愧且惊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