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武侠】【六郎盗嫂】 【作者:不详】
【武侠】【六郎盗嫂】 【作者:不详】

[武侠][六郎盗嫂] [作者:不详]



本帖最后由 3148443 于 2009-11-18 19:56 编辑
  一、
  在我生命中有无数个夜晚,都因我与嫂子们同处于一个大院,而显得分外神秘。
  夜里的声音是断续的、纷杂的、朦胧的,让人产生许多联想。譬如,听到中南角院的泼水声,你就会想到五嫂白弯弯的大腿,或是她湿漉漉的长发。譬如,夜已经很深了,高墙后,却听到大嫂的呢喃声,你就会猜想大嫂是不是正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
  夜幕下的天波府,对于我,就像一口幽深的陷井,或是一个纷乱的迷宫,让我一次又一次地迷失。
  通常,我会在睡前对郡主说:“我出去走走。”
  而郡主则说:“别忘了回来。”
  这是极有可能的,杨府这么大,对于路痴的我来说,既使没忘记回屋,却可能会迷路。
  不过,迷路之说只是我对郡主的借口,真正的原因是:有时候,我不愿与郡主共寝。——纵然花容月貌也有看厌的时候,你说呢?
  其实,只要我愿意,院里的每一个角落,对我都是敞开的、无阻的。我的意思不是说,我跟每个嫂子都有奸情,而是指,丈许的高墙,根本拦不住轻功卓越的我。我一旦真的迷路,完全可以跃上高墙,远远就会看到某个屋檐下,高挑着红黄双色灯笼——那意味着郡主对我无休无止的召唤,回屋于是就变成了简单的轻功表演。
  这样做也不是全然没有危险,因为这个标识的秘密早就被破解了。我吃过两次亏,一次是五嫂院中也挑出相同的灯笼,于是呢,我毫无疑问地进错了房。另一次,我掠过三嫂院子的上空时,被暗器击落,不得不在三嫂房中带伤过夜。
  黑夜中充满了暗算,这是我的心得体会,而我却乐此不疲,这也是我睡前习惯出屋走一走的原因。
  当然,也不是每个夜晚都会有奇遇的,这时,我会及时回屋,对郡主说:“宝贝,我需要你!”
  而郡主会从被窝里懒懒地伸出一只玉腿,摇呀摇:“好讨厌,人家都已经睡了呢!”
  这个小骚货是永远不会满足的,无论回来多晚她都会撩拨你,让你睡不着觉,因此我每次回屋,都主动完成任务,这样才能谋个安稳觉。
  二、
  记得当年迎娶郡主,洞房花烛之夜,我提枪跃马,正要得意,忽然发觉郡主的神情有些异样,不像是害羞倒像害怕。
  这也难怪,我擀面杖一样的东西,那个女子见了不怕?当时没有多想,一枪杵进去,却又发觉不对,郡主的小逼松松美美,哪像未经人道的处子?待拖出肉棍一瞧,郡主那处不仅没流红,倒连汤带水地奉赠。
  我登时大怒:“你他娘的不是处子?”
  郡主连连哀求:“求求你,完了事再说!”
  我自然不肯,破口大骂:“他娘的赵德芳!还说是哥们儿,把个破烂义妹甩给我,他自己做八王,倒让我做王八!”
  郡主珠泪盈盈:“不要声张,只要你不休了我,甚么都依你!”
  看着她梨花带雨、千娇百媚的样儿,我还真是有些不舍,当下有些迟疑:“此话当真?”虽然吃了道陈菜,但若能换来一生自由,那还是挺划算的。
  郡主说:“我身为郡主,从来说一不二的!”
  我不信:“郡主算甚么?你干哥哥还是八贤王哩,说要把个美人儿嫁给我,最后送来的,还不是你这个敞口货?”
  郡主大怒:“我不够美么?”
  我呐呐的:“倒也不能那么说。”
  郡主见我花痴,趁机将白腿悄悄抬动,七动八动之下,美色当前,我只好图个肏了痛快再说,事毕,我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郡主说:“生米都煮成了熟饭,你还有甚么不情愿的?”
  我说:“我不是不情愿,只是觉得有些伤心。”
  为了安慰我破碎的心灵,郡主次日安排了两名贴身丫鬟给我侍寝。我连挑两名丫鬟后,却发觉都不是处子,心灰意冷之下,连委屈愤怒之心都没了,直叹:“大宋天下,要找个处子可真难啊!”
  这话不知为何却传进了三嫂的耳朵,第二天,三嫂拦住我:“六郎!你胆敢瞧不起我们大宋女子!”
  我有些茫然:“没有呀!”
  三嫂有些扭捏:“当年……我嫁给你三哥时,就是处子!”
  我摸了摸头,说:“三哥没跟我提过呀!”
  哎呀呀,我忘了三嫂出身暗器世家,当我满身挂满暗器的时候,我坚定地说:“三嫂,我招了,你当时确实是个处子!”
  “你怎么知道?!”
  又一波暗器攻来!
  我只觉天昏地暗,世事艰难,没有一条活路。
  三、
  多年以后,三嫂已没了当年的火爆性子,常倚在院门口,见我路过,会不无幽怨地说:“六郎!你好久都没来看我了!”
  我上指指天,下指指地,匆匆而行。我们杨府还是有规矩的,青天白日的,叔嫂怎可多话?丫鬟奴仆都在瞧着,甚至偶尔还有外人,传出去名声不好。
  三嫂意会,微微倾身笑,拿当年发暗器的手轻轻地叩击大门三下,意味着要我三更去寻她。
  我一边淫笑,一边连连点头,一路走去,只觉腿都是软的。
  在所有嫂子中,我与三嫂结缘最早,因缘的起始更早在三哥成婚之前。
  那是大宋淳化年间的某一天,阳光大好,闲着无聊,我与三哥站在大街上看美女,却空劳无获,当下两人得出结论:美女不是在皇宫,就是在妓院,偶尔有一两个遗漏的,也藏在家中,等着长大。
  无奈,只得打道回府。路过一家院落时,有个东西砸在我脑门上,我捡起来一瞧:“天啊,三哥,你快看,天上掉银钱啦!”
  三哥凑过来一看:“不错,是大宋制钱!”
  于是我与三哥同时朝天喊:“下吧!下吧!我要开花!快掉银钱吧!”
  果然,千百枚铜钱如疾风骤雨打在我和三哥身上。三哥叫:“是暗器!”双袖登时无风自展,使出我们杨家绝技“袖里乾坤”,装了两袖沉甸甸的银钱。而我则被砸得鼻青脸肿,委身倒地,迷糊之际,听到院内传出一道娇笑声:“小哥儿,你好好可爱哟。”
  隔日,便有人上门提亲。娘正为儿子众多,发愁找不到儿媳,见有如此好事,自然满口应承。随后不足一月,三嫂便嫁过府来。
  后来,三嫂跟我说,她看上的其实是无赖而且无用的我,而她爹爹却误以为她相中的是武艺超群、风度翩翩的三哥,况且,我当时尚为垂髫童子,虽颊腮红白,可爱之极,恐怕没有哪个女子会为我动念春情。她爹爹武断的直接后果,就是三嫂进了三哥洞房,撇开大腿,让三哥毫无道理地强奸了九年。
  当然,这只是三嫂的说法,时隔多年,真相早已沉入岁月之河,遥遥不可追寻,或许,三嫂是为了勾引我,才编造了这么一个谎言呢?
  我的过去一片朦胧……每每回首往昔,我心中就会感叹,假如三嫂的说法是真,那么,我本有机会娶到一个处子的,那么,那个算命的就得赔我十两纹银,那么,大嫂就还是大嫂,而不是我的情人。
  这话要从我刚成婚那阵说起,自从娶了郡主之后,我心中老是怨天怨地,有时走过树底,就会感觉满树的绿色落到头上,油油的抹不干净,看到别人吃鳖进补,就会黯然魂伤,一晚上睡不着觉。人一旦脆弱,就相信宿命,有一天,我失魂落魄,走到街角,叫来一个算命先生,让他帮我推推八字。
  算命的说:“你与处子无缘。”随即,闭目神仙。
  我说:“天啊,你算得真准!”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
  算命的于是很屌,一口咬定:“我若批得不准,赔你十两纹银!”
  他娘的!即使不为了挣那十两纹银,我也得争一口气!
  几天之后,机会来了,大嫂娘家来了一个七岁的侄女,跟我甚是投缘。哼,七岁女孩,总归是个处子吧?我瞅瞅四下没人,将她骗到一个大库房里,脱衣卸裤,说是玩个游戏。
  正当我掰摸她胯间小缝,欣喜若狂之际,大嫂破门而入,喝道:“六郎!你干甚么?”
  我说:“大……大嫂,我没作甚么,我……我在哄她睡午觉!”
  大嫂说:“哄她睡觉,你将自己全身脱光光干嘛?!”
  我急掩胯间,四处张望:“有吗?有吗?咦,我的衣裳呢?”
  衣裳被大嫂抓在手中,她将女孩抱出屋子:“你呆着不许动!回头我再来收拾你!”说着,狠狠抛下一眼,锁门而去。
  我当即就吓傻了,别说全身光光,逃脱不得,便是能逃,我也没那个胆子。因为……天波府内,如果还有一个我惧怕的人,那就是大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