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登山队伍里的恋人
登山队伍里的恋人

登山队伍里的恋人



西部登山队里人人热情洋溢,我很快就融入其中。他们赞赏我只身闯荡陌生城市求职的勇气,也疼惜我离乡背井,于是送上厚重见面礼:背包、登山鞋、排汗衫,让一无所有的我马上收获满满。我立马脱下运动鞋,裸露出葱白皙润的大嫩脚想换上队员送上帅气的登山鞋。我的脚型纤长,柔若无骨曲线优美,脚踝纤细而不失丰满,脚弓稍高,脚馒头跟处甚至能看到皮肤细致纹路,脚指头匀称整齐,如十棵细细的葱白,虽然没有涂着丹蔻,但脚指甲依然如粒粒珍珠嵌在白嫩的脚指头上。我将七码半的玉足翘伸拉直抖巍巍的套入登山鞋,这时却惊觉到登山男队友们,个个睁大了眼直楞楞地瞪了我的赤裸裸脚丫子。让我怪不好意思的在队里而混成了队友的小跟班。

队里有一位黄妈妈对我特别照顾,三不五时为我加菜添衣。她是资深高山向导,老公多年前帮忙救援山难,因为背着受困伤者赶路下山,重心不稳摔落山谷身亡,她虽伤心却没有遗憾--爱山的人生命结束在山的怀抱,仁义与浪漫长存不朽。

攀登大山时,我坐在连帐篷都没有的卡车后斗,沿途颠簸,震得我头昏脑胀,但总觉得有几对眼睛紧盯着我。稳前行,过了竹崎,开始爬坡,速度便慢了下来。这时阳光亮晃晃地撒了进来,山间被疏斜的树叶切割,一片耀眼的迷离。空气中弥漫着山野气息,山,似乎在呼唤着……男队友们跟我默然无语,似乎也为这变换的景致所吸引。他们看看我,而我的目光似乎在凝视些什么,是那样接近,又似遥远,犹如梦中。不久,车子过第一个山洞。一阵黑暗突然袭来。一个高大男队友趁乱忽然牵住如我的手,初时我有些不安挣扎,继之则认命地,驯服地任他掌握…我柔软细致的柔荑微微汗湿。他朝我微微笑笑,我则回以浅浅微笑。他凑过头去,似乎想对我说些悄悄话,我却警戒地偏了一下头。他又尴尬地笑笑。当下一个黑暗山洞又迅速来临,我的皙嫩手又被捉了更紧了。半途休息,我正不知如何攀爬下车,一只健壮的手伸向我,低沉嗓音提醒我落脚处。站稳后,一个高大的男人怜爱地看着我。

到了登山口,大伙整装待发,二十人中三位女性,只有我初登大山、年纪最小,那熟悉的高大身影走向我,二话不说帮我调整背包高度,正要转头谢谢他,就看见他拿走分配给我的公粮小包,塞入他的行李。刚开始上路,两位阿姨本耐心陪我慢慢走,但过没多久就不见踪影。我拿队员背影当目标跟着,而高大的他似乎也有意等我,总在我视线范围晃荡呀晃荡。重装备不影响他的轻快,我上上下下,偶尔手脚并用,步履蹒跚跟在队伍后面。我气喘如牛,累趴了,正想坐下,忽有人为我卸下重如千斤的背包,原来他不知何时已到我身后。看大家在休息围在一起,谈笑风生,我蒙生放弃念头,他递来蛋,干粮和香浓的茶,过了一会儿,要我拉起T恤和卷起裤管,我尴尬地听命露出细皮嫩肉,他仔细的为我喷上肌肉松弛剂。从队友口中得知,他是黄妈妈的独生子,在外地深圳当电脑工程师,这次回来帮忙压队。他又自作主张霸气地替我脱下登山鞋,当了众人面前,手握了我的大白脚,五根细长的脚趾整齐的并拢,细密柔和的趾缝,红润嫩滑的趾肚,那幼嫩的淡红色的趾肉就象重瓣的肉花蕊,姣妍欲滴。七码半的大脚掌,隐隐散发出淡淡的沁人心脾香骚肉味。他小心翼翼对着这只酸香微熏,柔嫩脚掌喷上松弛剤起来,先是从我的大脚底板,然后是曲线优美的脚背,最后再挨根儿喷细长白嫩的脚趾头缝,这些都是我最敏感部位。“啊哟,好了,好了,痒痒的,啊唷哦哟!够啦。”我忍不住晃荡着大脚丫子,萌萌迖的说道,但心中也有一丝丝温暖感觉。也许山友们有特殊情感,大家也见怪不怪了。


到了晚上,大伙儿进入云棱山顶,找了块平地准备扎营过夜,我们整理了一下行李,用过晚饭,已是日暮。山上夜晚较快降临,一阵阵山岚蜂起,空气新鲜可人却带来一丝寒意。黄大哥,他拎了手电筒,披上大衣,我不愿意放弃山中美丽夜晚,决定跟他秉烛夜游一番。山林的夜是一种很奇怪的经验。白天熟悉的路到了夜间,彷佛处处陷阱。夜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国度,而一天之中,夜色掌控着一半。一棵棵巨木在夜幕笼罩下,就像要攫人的夜兽,散发出一点阴森恐怖,加上弥漫的山岚,露水,寒风…使我们的夜游凭添了一点刺激与罗曼蒂克浪漫情调。与他在步道走着,因为路滑的缘故,他走前面,牵了我的手,慢慢辨识着台阶走着。他握着我轻软柔腻的手掌,感到一丝温暖。走着走着…诺大的森林中竟只剩我俩。就像一对迷路的恋人。

“会不会迷路啊?!”,我担心的问。

“呵呵…大概不会吧!”,他爽朗地笑着。

“如果在这里发生山难就糗大了”,我开着玩笑,逗得他亦哈哈大笑了起来。

续往前走,森林中一片静默,只有秋虫的低唱,伴着我俩逐渐浊重的呼吸声。他感到我步伐有点慢下来,遂建议道:

“累呗?我们休息一下好了”,我点点头,掏出手帕擦擦汗。

他用袖子抹着汗珠,我将手巾递了过来。

“就用我的吧!”

“到现在还不会带手帕”,我嗔道。

“真是长不大的孩子”,我又忍不住笑着加了一句。

他朝我笑笑,用我的手巾擦着脸,一阵幽香沁入心鼻。

“好香oh…”,他惊讶说道。

“送给我好不好”,他又开玩笑问着。

“拿来”,我作势来抢,他迅速塞到口袋中。

“明天买一打还你”,他耍个小无赖。

“谁要你的东东”,我扮了一个鬼脸,娇羞的神情泛起,让他有点心猿意马。

雾慢慢漫了起来,如漫天盖地般。四周的黑在雾的笼罩下,又多了几分深邃。猛一抬头,一轮新月却在空中亮朗朗挂着。这时才注意到,眼前竟有一潭,适才竟未能发现。只见月影映在潭中,逐波晃动着,真是个好风光。黑夜里明谭边,他轻轻凑近我,猛然霸气地扳起我的脸孔,深情的拥抱起我,嘴唇合上含情脉脉的吻了我。而水气仍然冲激着,蒸汽四处弥漫,在一片烟雾朦胧中。毕竟我是很有羞耻之心,并不是那种荡妇骚货,我对他突如其来的挨肩亲热举动又害羞又激荡,满脸悱红,轻轻推开了他,拒绝他的垂涎说道,‘’你真忒放肆哟!夜已深了,我今日可有点乏了,该回去了呗。‘'

深山幽谷羊入虎口

夜深人静,回到营区,所有人都已经钻进睡袋,呼呼大睡了。我们轻手轻脚找到个很不错的幽静平台,稍微离开队员,而后铺好睡垫。孤男寡女,到底是有分寸的,二人侧躺。他刚好挨在我的身旁,闻着他乾去的汗臭,竟然觉得好香。迷迷糊糊睡着後,半夜尿急起来,回来却摸不着位置,那只温暖大手又再度拉了我一把,我才不至于出丑迷了路。睡后二人开始更亲进的背对了背侧靠而眠,慢慢地他转过身环抱了我。我发现他始终翻来覆去,辗转难眠。我明白我的一缕发香与体香不断释放传出,挑逗着他的情欲。但我也知道,他对我的肉体欲求与激情正在不断加薪添材!果然不久他偷偷的将我T恤上卷,露出了我的雪白内衣背扣。轻轻把我背扣打开,胸罩遂松弛了下来。他伸手入内衣向前,探索着我的双峰,柔软结实而一手无法盈握,我假装熟睡。他却开始玩弄挑逗着我的乳尖,轻夹搓弄,一对乳头渐渐翘硬……又得寸进尺轻薄地伸手探索解开我牛仔裤的扣扣褪下我的裤子。我蹙了眉,心中一惊,明白自己下体已经湿糊糊的,正想躲避,不料突然感到一阵平生未有的快感自下体传来…他竟爬下用唇轻吻着我的私处…酥麻的快感如排山倒海传来…我的身体开始颤动扭曲,他却加强对我的攻势…呜…我心目中的强壮黄大哥……水声隆隆,烟雾弥漫,他肆虐地玩弄我的,黄大哥是水里的爱神?还是湖中的恶魔吧!?

没想到最糟糕的是,爱清洁的我常常将自己浓密细柔的下体阴毛用蜜蜡及剃刀剃刮了精光,干干净净白白嫩嫩。今晚,这不雅的秘密被他发现!蜜穴光溜溜没有一根阴毛保护,毫无防御,他的短?攻击次次直达神经密布的要害!他又毫不留情大胆地翻开我的二片大阴唇将我的阴蒂挑扒出来,当他唇上短?直接刺到我最最敏感的阴蒂头上,我立马感到酸麻酸麻,我顿觉得一阵突如其来,天旋地转的快感冲上脑门,天晕地眩,颤抖中一股热流忍不住泄出……“啊,哟哟,我出来了!……喔唷喂呀!”,我再也不可能装睡,不禁轻声叫了出来。

在一刹那间,我的情欲全然似一股浓浓的热液翻滚喷射了出来……而捉狭的他,依然不肯饶了我,一轻一重地用他的短?及胡须根磨蹭着我阴蒂小豆子,而不争气的我,阴精不断的飚出伴随了香香骚骚浪水逐渐泛滥沾湿了睡垫。随了他的下巴不时的震抖磨蹭,那种骚骚痒痒,骚骚痒痒,酥酥麻麻,酥酥麻麻的刺激,由阴核头直传漫布整条脊髓。我不断颤抖,热流一泄千里而不止,今生今世从未遇到。更糟糕和刺激的是,我不敢出声惊动附近沉睡的队员,只能用玉手紧紧捂住嘴吧,屏息忍耐,咬紧下唇几乎咬破了皮了,而可怜被性虐的阴蒂已经尴尬冲血翘起,坚硬如半粒小花生嗉嗉抖动了。当他改变策略,用牙齿轻轻喙噬我高度敏感翘涨坚硬的阴蒂,我忍不住抖嗦喘气,既魂魄入天边又感觉生不如死!

黄大哥索性翻身而上,做个扶地挺身压我在下的姿势,轻轻褪下我所有衣裤,我顿时一丝不挂裸露在他的眼前。他情不自禁轻吻着我的俏脸,红唇……并以小弟弟轻轻捉狭摩娑着我的蜜穴玉门……我的呼吸慢慢急促起来,未几,睁开了双眼,表情似笑非笑。双唇微张,似乎有点喘不过气来讨饶了。

“爱人…宝贝”,他轻轻呼唤着我。

“嗯…”,我喘息着,又好似在压抑着什么,但是,瞒骗不了人,身子忍不住狠狠地抖嗦一下。

“给我好不好?”,他哀求着。

“……”,我笑而不答,神情娇艳如花。他的小弟弟硬硬的海绵头又不停在我的阴蒂上打着圆圈慢慢磨蹭,每磨蹭刺激一下,我的浪水又不自禁地嘶嘶飃流下来。

'’想不想?‘’,他戏虐地问道。

'‘嗯……“,我满脸通红点点头。

'’咋‘嗯’呀?我要你求求我!‘' ,他又捉狭的说。

不久,听到我以一几乎听不到的萌达达声音说,”呸呸!进来吧,小坏蛋!!讨厌!“

'’再说一次!求求我来操死你这小浪屄!‘’,还是不放过我。

'‘嗯,操我!'’,我抛开羞耻,媚眼如丝娇嗔道。

他好像接到行动命令似的,对我的桃花源地洞口展开攻势。激动地操纵着他的精壮粗大又坚挺的权仗,而一手伸进我的胯间,拨动我的玉门小肉豆锁匙,激烈放肆进进出出我的宫殿深处,好似万马奔腾,又像狂风骤雨……我捂住了嘴,花枝乱抖,忍受着从未经历过的肆虐与摧残,也不禁放浪地嗯嗯哼哼呻吟起来。我不知道这场摧残是对我刚刚说了不要脸的话,‘’嗯,操我!‘’是种惩罚还是奖赏?二人大口喘着气,空气中尽是情欲的味道。他又抱着我起,我的双腿就环跨着他坚壮的腰杆,猛地上下摇摆,我将自己的小肉豆尽情地贴近磨擦他的浓密黑森林……两具交缠的肉体似乎再难分彼此…肢体的舞蹈正上演,伴奏的只有他的浊重呼吸声与我的娇吟喘息,……在这情欲散发于旷郊野外的夜晚。我俩赤身裸体努力的交缠斯磨,一浪高高一浪,一浪强过一浪,他的双手搓捏着我的粉红翘起的乳头,似乎惟有透过肉体的结合,才能确保两颗心的合一。汗珠不断从身上渗出,一颗颗凝结在我的鼻头,我晃荡乌黑长发,甩掉黏上了我的鬓发秀发……我双目迷蒙,双颊绯红似火,也不知道丢了几次身子!……似乎已完全沈溺于这情欲的游戏…我感到全身发热,又一股暖流伴随着快感在全身乱窜……蜜洞里觉得收缩接了膨胀欲裂,似要决堤……突然之间,未曾有过的感觉又冲上脑门,觉得全身颤抖好像发射出了所有的能量,酸麻,虚脱,快感,快感,虚脱,酸痒……排山倒海接踵而至…我抽搐抖动着,几几乎瘫痪了,而他丝丝毫不怜香惜玉,依然加速抽送!!我那微微麝香味的热流泻了又泻,空气中弥漫了人体骚香味儿,我使劲用力捂紧嘴吧深恐淫浪声响惊醒了队员们!!他似乎也同时到达了高潮,嘴中发出压抑的,充满快感的低呼吼叫声音。

事毕,我尴尬地发现我扎扎实实的弄湿了他的整片黑森林!他呶了呶咀,我适相温顺地低下头,用娇艳欲滴的红唇帮他清洁干净。他搂着我,坏绕抱紧着,与我同咀嚼回味这激情后的快感与慵懒。让我整晚被呵护在甜蜜围绕中。

一宿相依破藩篱,友谊分手,情伤未癒难再爱

有了一宿相依偎,打破陌生藩篱,他温柔地伴着我,教我辨别山路、兽径,认识高山花草树木、可救急的根茎,看他侃侃而谈,我竟忘了昨晚放荡,下体依然隐隐酸骚湿唧唧的,而体力透支有些举步维艰和呼吸急促的痛苦,只专注在他满满的自信和磁性好听的声音。

走到山阵中,不意飘下瑞雪,有人大声抱怨无法攻顶,功亏一篑。但我陶醉在从未看过的高山美景,忙着用登山口粮夹着雪花,品尝独特风味。为了安全,这回只能全队撤退。回程我紧紧偎依坐在他身边,他变得沉默,我不知该说什么,却很享受这份宁静与伴他同行的温馨,心头暖呼呼的,胯间湿糊糊的,我记得奶尖一路上翘了硬邦邦的,而山路不再感到颠簸寂寞。

夜晚,他送我回来。在我租的蜗居外,月光下他修长身影孤单暗淡,向我娓娓道来:”你长得酷似我前女友,举手投足间,都让我误以为她回来了。“那年,他们一起登大山,在暴风雨中的箭竹林迷路,找不到避难小屋,用登山杖撑起雨衣躲避,后来因为太累睡着,她失温昏迷,紧急下山仍回天乏术,从此他憎恨山林无情。”噢,她也像你一样美艳,咦,她也是白虎!不管如何,我还不能忘记她,我不想把你当成她的替代品。你懂的!“,他牵起我的手轻轻拍了拍,亲吻一下。我假装无所谓,却发现他真的不在乎,他,就说再见了。

事实上,我很想告诉他,所有的阴影会过去,何况,我不是真正的白虎,我愿意为他改不剃掉阴毛的习惯。但他心意已定,况且仅仅一夜缠绵,我凭什么再安慰他,进一步作解释我的私密事情和任何承诺?我硬生生吞下苦果,也许是‘欢喜做甘愿受’。几年来,我仍忘不了那天晚上。我一直固步自封,关闭心扉拒绝接近异性。等待,并非执着,只是我忒好奇,我有多爱他!每当漫漫长夜想起,长夜春梦难熬,我褪衣裸睡,安慰我的就只靠自己纤纤玉指,从轻轻放肆抚摸到悬空屁股抬高玉腿,变态肆虐不停抠挖自己泄愤泄慾,追忆着那晚毫不知羞耻的放荡与蜜穴里浪水四溢的放肆快感,想到他,有个别名,就叫做自捅千刀!。

往往我在街上看到一个人,背影很像他,然而我会伫立看了好久。我不想联系他,并不表示我不想念他,这是不想让自己觉得自己忒多余。世事难料,光阴荏苒,我每天只有一个不确定的明天和不知道的未来。多年后的一天,在山中小湖边又相遇了,我喜出望外的激动了,而他也愉悦,但是他身旁那牵了个小男孩矮胖妻子却和我的模样完全不同。伤痛面对现实,我,只不过是个过客罢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