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我们都是女人而已
我们都是女人而已

我们都是女人而已


刚沐浴完的我,裸身的站在穿衣镜前审视自己的身材。一双魔手从身后伸了过来,环住了我的腰。我看着镜子,问着魔手的主人。

『公,我是不是又胖了…』我面带忧愁的问。

『嗯!我摸摸……』

公的手开始不安份的上下游动,湿湿的舌轻囓着我的耳垂,手指挑逗般的爱抚着我的蓓蕾,全身像被火烧着了,燥热难耐,我扭动着身子,娇喘呻吟。公撑起了我,让我坐在她的大腿上。迷蒙的余光视线中,望见了镜中反射出的自己,是那么的放浪,爱液被窗纱遮不住而撒进的阳光照得发亮。公似乎也查觉我在看自己,手故意往下滑,手指触碰到我的花核,一阵似电流般的快感蝴G我的脑部,公吹气般的对我说。

『婆,你好湿,真的好湿。』

力气似乎在一瞬间抽光了,我整个人瘫软在公的怀中,公却出其不意的将手指沾着爱液顺利的滑进我的体内,吓到了我也同时因为快感而收缩,紧紧的将公的手指夹住。公吻吻我的背,半开玩笑的对我说。

『宝贝,放松点,公的手会被你夹断的。』

红了红脸,不好意思的吐了小舌,放松了身体,让公的手得以进出。公的手一获得自由,就马上以快速度的进出,身体承受不住这样一波又一波的快感,直达天堂……达到高潮的我,小舌舔了舔因呻吟而乾燥的唇瓣,瘫软在公的身上,准备好好休息时,公一把把我抱到床上,我双眼望进她的眸中,眼里赤裸裸的满是要我的慾望,我装傻的问她。

『怎么啦!不是要休息吗?』

她知道我是故意装傻的。她二话不说直接用行动表示,这次的她比刚刚更温柔,轻轻的吻咬着我的耳垂、颈、锁骨、胸、肚子、小腹、背、腰、臀、大腿、小腿、甚至连脚踝她都吻了,我才知道,原来脚踝也是我的敏感带。每吻过一的地方,她就留下一个属於他的记号。这样的吻法另我难耐,偏偏重点的地方都漏光了。有点心燥的我,不管三七二十一,硬是将她的头往私处送。公很不合作,她抬起头来看着我,她一边用手搔,一边问我。

『想要我做什么呢……?宝贝』她邪邪的笑着。

看着她如此邪恶的笑脸,心中浮出一丝比这张邪恶俊脸更邪恶的想法。

『嗯……』

我娇媚的举起双手环住她的颈,缓缓的送上自己的红唇,轻轻一使力,公便被我压在身下。

我直起身躯,透过窗纱的阳光轻轻的撒落在我身上。挽起长发,几丝发丝落在因激爱而汗湿的粉颊上。

『婆,好美。我的维纳斯……』

不知何时公的手已悄悄的轻握住我雪白的玉乳。我笑着轻拍掉公的手,抓住公的双手用丝袜绑在床头柱。公一脸慌张的看着我,我笑了笑,伏在她的耳边轻声说着。

『我最最亲爱的老公,换老婆来服侍你,来点不一样的玩法。』公慌张了起来,用力的挣扎着,慌乱的说:

『不要啦!我是Tㄝ!怎么可以让你碰……不要啦……』近似哀嚎的声音在我耳边环绕着。

我一轻笑,一扭腰,公的哀嚎声瞬间停止,再扭腰,取而代之的是蚊呐般的呻吟,公第一次听到自己的呻吟声,害羞得紧闭着唇,涨红了脸。

『别…别……别…别…摇了,我…我…我……我…会兴奋的。』公结结巴巴的说着。

『那就遵循自己的慾望呀!何必怕羞呢!你我都是女人嘛!』『可…可…可是我……是第一次嘛!』『怕啥?!我可是高手呢!』

『那…请高手高抬一下你的玉手,放过我一马吧!』『呵~~~门都没有!』我边说边把手帕蒙上公的眼。

『喂~你这坏女人,啊……』软化般的呻吟让她无暇去想……隔着薄薄的T恤,摩娑着公丰满柔软的胸,轻巧的爱抚着,蓓蕾马上为我而挺立绽放。看着公的头摇得像波浪鼓,不禁嘴角微扬,我定住公的头,轻吻着公紧闭的双唇,安抚她不安的情绪。

『不舒服吗……?』我在公耳边轻声说。

公紧闭的双唇不发一语,数秒后……

『很舒服,可是…也很怪,婆,可不可以不要了……』『为什么…?』我的脑中满是疑惑。

『因为…因为…因为我下面怪怪的。』说完的同时,公的脸也红了。

『我看看喔!』我边说边把手往下面伸去。

『不要啦!』

在公拼命要把双腿合上时,我抢先一步触摸到了她的私秘之处。

『天呀!公,你真湿。比婆的还要湿ㄝ。』

哈~~原来公比我更敏感呢!我在心中不停的窃笑着。

『厚~~我是Tㄋㄟ!我不要了啦!』公想挣开被绑的双手。

我的手伸进公的T恤内,一边轻轻的爱抚,一边也慢慢的将她的衣服往上拉。一低头吻住了公的蓓蕾,公因快感而拱起她的腰身,我顺势一路吻了下来,肚、腰侧、臀、腿、小腿……,呻吟声也从她紧闭的双唇中流泄出来。

阳光洒在公的裸身上,细腻的腰身,丰满柔软的胸,挺立的蓓蕾,退去层层外衣包裹下的T,原来也只是一个等着被爱的女人。

当我退下她最后一层的防线,公迅速的从迷乱的情绪中清醒,合上了她松懈的意志。

『怎么了…?』我问她。

『我…我…』公说不出个所以然。

『放松,别紧张;享受,别抗拒,好吗?』我一边安抚公的情绪,一边轻抚她白晰的身驱。

我轻舔着公紧绷的大腿,用舌去爱抚,公慢慢的放松了她紧绷的情绪,我得以一窥她的秘密花园。

我用舌尖轻舔花核,忽快忽慢,时重时轻。

『嗯…嗯……嗯嗯…』公兴奋的拱起了她的腰身,紧闭的双唇关不住因酥麻般的快感所获得的呻吟。忽地,我停下了我的动作,公的腰身落在床上,喘息不已,公的胸不停的上下起伏着。

『要到天堂了吗…?』我笑着问。

公害羞的点点头。

我二话不说,又继续花核与舌尖的嬉戏。这次,我加上双手轻轻的揉捏着公挺立的蓓蕾。

『嗯…啊…啊……啊…不行了啦…嗯啊…』公再也管不住她自己的声音。

双腿微微的颤抖着,这是快要达到天堂的证明。我持续不断的给予公激情,第一次公这么的不害氉,扭起她的腰向我要求更多。

『啊~~~~~~』

到了天堂的公,气喘嘘嘘的瘫软在床上,裸身因为激爱而染上一层瑰红,公的爱液沾湿了她的大腿跟床单。我解开公被缚的双手及双眼,用手抹了下她汗湿的颜与发,吻了公的额。公害羞的不敢看我。

『我刚刚是不是很放荡?我是Tㄋㄟ,怎么可以这样啦!下次不钏p碰我。』公像孩子般的对我发起了脾气。

我轻轻的笑着。我趁她没有反击能力的时候,用手指掬起她的爱液,对她说:

『ㄟ~~这是你的蜂蜜喔!』

公羞红着脸想要挥掉我的手,我却把沾有爱液的手指放入我的口中仔细的品尝着。

『嗯…酸酸甜甜的。还不错!』

只见公背过身去,不理我了。我也背过身去,不理她。

『晚安喔!睡觉罗!』我闭上眼睛就要入眠。

忽地,我又被公反压制在她的身下。

『谁说你可以睡觉的……!』

天呀!又望见她邪邪的笑容……

『绑我,嗯……你这可恶的小妖姬,今晚你甭想睡了,看我怎么加倍的向你索讨,呵~~』公的邪笑嘴角都快裂到耳朵了。

『谁叫你长的秀色可戴嚏I』我在口中小声的嘟哝着,还是被那耳尖的大恶魔给听见了。

『什么?亲爱的老婆,老公我秀色可嚏I我是T耶!应该说我俊美才对。』公一边说着一边自恋。

我乐不可支咯咯地笑了起来,公的脸像猪肝一样胀红,鼓着腮帮子,很义正言辞的对我说。 『不准笑!』於是,我更乐了,笑个不停……因为专注地笑,略过了她眼中一闪而过的狡狯。

笑声终止,转化为一声又一声的销魂娇吟。

『嗯……公……你好坏!』我用着软腻的娇声控诉着她使用的烂招。

『怎么?不行阿。我说过了要加倍的。』公理直气壮的说着,双手不停的索讨着。

她的手在我的身躯上轻柔的飞舞着,每根手指像带电般,所到之处都令我颤栗、酥麻,快感不停的从四肢百骸传到大脑,身,开始燥热难耐。

『公……我要…嗯……』迷蒙的星眸充满着想要的慾火。

不等公开口,我抓起她的双手抚上我丰盈的双乳,带着她的手轻抚着。

『我的女王,小的听候差遣。』面对我的主动,公的眼中也充斥着慾火。 『嗯…舔我…』她的舌往我的花园探去,轻吮着未开的花苞,一阵电流冲至我全身,我拱起身,向她索取更多的温柔。公的舌轻舔着花苞,双手不停的爱抚着敏感的大腿内侧,我的手指像攀到浮木一般紧紧抓着床单,深怕一个放手会淹没在她所给的情潮中。花苞在公的舔触下,以最美的方式绽放在她的舌下,身躯承受着她给的酥麻,一波又一波,未曾停止过。

公的手指也加入抚触的行列,在花径门口不停的挑逗,忽地,她的舌在我的后庭舔了一下,我随即把她的头抬起,羞地对她说。

『不要,那儿不乾净。』

『怎会!我的婆最美了。别抗拒,去享受。』公安抚着我的惊慌。

咦,这话好熟!她接下来的动作已让我无暇去想……公的舌在我的后庭戏舞,竟有着一阵又一阵的酥麻快感传至四肢百骸,冲击着我的脑门。

『嗯…嗯嗯……嗯哼…好…好…怪……喔…啊…』我紧抓着床单,兴奋到快不能呼吸,倏地,一阵颤抖,我……高潮了。子宫,因为高潮而收缩不停。她的眼满是惊讶,像发现新大陆般。

『你…高潮了??』

我害羞的撇开红透的脸蛋。公吻了吻我的唇,拨开我脸上汗湿的发丝,不等我有喘息的时间,又低下头与绽开的花苞嬉戏,这次,她又把我用在她身上的,反用在我身。手指轻揉我的蓓蕾,天呀!我终於知道那是怎样的感觉,女人最敏感的三点被攻时,简直快令我淹没了。拱起腰身,公的舌更贴进我的花园,花苞充血的程度,连自己都能够感觉。

『嗯哼…嗯哈…嗯…嗯……公…嗯哈…婆…婆…要…要去…去…了…』我已语不成句。

承受不了情潮,终至淹没。身,因情潮没顶而抽搐。未等情潮退去,公滑进她的手指,直入花径深处,停住不动。

『公,好满,我的体内满满都是你。』迷醉的星眸示意着公下一步动作。

公抱着我的裸身,我的手环住她的裸身,我的身感受到她炙热的体温,几乎快被她的温度给灼伤了。她的手开始规律的动作,一次又一次律动都将我带向天堂,我的十指攀附在她的背,指尖陷入她的背肉里,手指因为攀附不住而滑动,在她的背上留下一条条激情的红痕。公加快她手指的律动,承受不住一次又一次的潮浪,我合起双腿,想要制止她的索讨,她却更迅速的加快,终至,我还是合不了我的双腿,直达巫山云顶。

我瘫软在公的怀抱中,因潮浪没顶后得到空气,贪婪的喘息着。

公抱起我,坐在她的大腿上,我环着她的颈,在她的肩窝汲取着她混着CK香水独有的体香。在我歇息的瞬间,她的手悄悄地滑入我花径里逗弄,来不及反应的我,直直地沦落入再次的情潮中。

『舒服吗…?』

『嗯…嗯哼…嗯…嗯……啊哈…嗯…』我已陷入,无法回答公的任何问话。

迷蒙中望见公的脸,因情潮而染得脸瑰红的她,是我最爱的表情。一次次的浪淹,让我合上双眼去承受,无暇去欣赏她的表情。又一次的灭顶,让我累到瘫软在她的身上。公轻手轻脚的将我平放在凌乱的床上。

『够了吗?』公轻声在我耳边问着。

『嗯…』我已无力回答。

『可是,我还想要。』

公翻过我的身,让我以臀向她的趴跪姿,连润滑剂都不用,轻松的滑入花径。

『婆,今天的你好兴奋…』

她边说边律动,我只能用娇吟声来回答她我的害羞。呼吸,因她的律动而纷乱、身,因为她给的潮浪而染上瑰红、呻吟,因她的喘息而益发浪荡。我管不住自己娇吟,因呼吸而放声。

『啊哈…嗯…嗯哼…嗯哈……嗯嗯…公…公…要…要…要泄…了…』我竟要攀顶时,说出日本A片中的话语,只怪她每次看A片时都拉着我看,真是近墨者黑呢!

子宫剧烈的收缩,我的花径紧紧的夹住公的手指,享受着一瞬间的潮浪,鼻内吸进的第一口空气,我瘫软地趴在床上,但也失禁了,染了一床湿意。

『公,对不起。我……』我将脸埋在枕里,不敢看她。

她摸了摸那无色的液体,告诉我。

『婆,你潮吹(注)了,知道吗…?』

『真的不是失禁?!』我疑惑地抬头望着她。

『不是…』公笑着看着我。

我放心的在床上歇息,早已无力翻身。公翻过我的身,抽了二张床头的湿纸巾,拭着我脸上、脸上的薄汗,顺便整理一下我和她自己。

公起身至小冰箱,倒了一杯冰凉的开水,用口喂水给我,冰凉的水滑入我喉中,解了解因情潮过后的乾。公将我揽至她的怀内,吻了吻我的额,爱怜的抚了我的发丝,我挪了一个姿势,舒服的在她的怀中安歇。

『还好吗…?』公心疼的问着。

『嗯…』全身像跑了五千公尺般的疲累,夹杂着钗h的甜蜜。

『我爱你。』公深情的吻了我的唇。

『我也爱你。』我也回吻她。

公启动床头的音响,让KENNEY G的萨克斯风伴我跟她安睡入眠。

那天,从我沐浴完到隔天上班,都没有离开床。足足十多个小时吧!我想……

字节数:10280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