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母亲的挣扎
母亲的挣扎

母亲的挣扎

母亲的衣衫本身破裂凌乱,晕倒后在我怀中又是一番扭动挣扎,再加上在床上时的一些动作,。竟然外衣尽解,我的面前,却正是母亲的桃源所在。

「妈,妈妈,」我顿时一番口干舌燥「你坐下来好不好?」但是母亲却没有丝毫的回应,我低头回忆了之前的一番动作,我跟母亲说过很多次起来,但是为什么这一次母亲有了反应?悲伤,惊恐,情绪,目光,手?恩,手?我又回忆起当时把母亲抱上床时对未知生命的异样感觉,那种感觉,好似也是肌肤接触才能实现的,未知生命,母亲?」先试试再说吧」我自言自语了一番,伸手就抚摸上了母亲的大腿,我也没发觉到底是我自然而然的行为还是内心中某种感觉的操纵,当手刚刚覆盖上时,温暖,光滑,弹性,丰满,雪白,无数种感觉顿时在我的心中涌现了出来。

「妈……」我刚反应过来,准备让母亲坐下,却没想到,母亲忽然将纤手伸向破烂的上装,将之优雅的解了下来,外衣,退下之后母亲嫩滑的香肩和那深深的乳沟已经尽收眼底。「妈妈,你在做什么?!」我又惊又迷茫的问道,却没察觉到心中某个角落里,一种异样的感觉在持续扩大。

母亲丝毫没有回答我询问的意向,任然在自顾自的褪下身上的服饰,一双纤手松了松,背向身后合拢了一下。伸出手指,勾上那两条胸罩的吊带。然后,再次骤然拉开。这次,从里到外,外衣带着胸罩,彻底的褪了下去。两团雪峰一阵地动山摇般的弹出;带起了一圈圈的迷人波澜。白瓷碗般的雪丘上点缀的是两点红梅,却也带着樱桃般的美味感觉,晃得我是脑子一晕。

看着眼前这一副炫目的美景,我内心异样的欲望再也忍不住了。抬起右手,毫不客气的就捉住了自己母亲的雪峰,好似要把它好好的护在自己的掌心中。

做为一个生理正常的男性,我也并非没对自己这美丽母亲有过性幻想。但幻想终归是幻想,不过是一时的冲动。当面对理性的现实,那些偶有的绮念早就不知道被扔到九霄云外去了。但是现在,自己这漂亮的生母,正真真切切的开始以如此淫靡的姿态,在自己的面前任凭自己的行为,这对于我来说,到底是怎样的幸福感。

母亲的动作仍然在继续,上身我的双手的任何行为没有影响她丝毫,他将自己的玉指伸下自己下面那保卫着桃源花瓣的保守的那一小块棉质布料上,优雅的弯腰,轻柔的抬起了左腿,我的眼睛已经直了,望着那迷人的花瓣在我眼前,那美妙的桃源在变幻着形状,还有那连维纳斯都比不上的光洁玉腿在眼前划过。

「躺下吧,躺下。」我轻轻的呢喃道,在我没注意时,我的眼睛瞳孔深处已经开始泛起诡异的红色,母亲褪完她的最后一丝之后,竟然顺从这我的呢喃躺在了床上,眼睛仍然静静地看着我。我的表情显得越发的平静,但眼瞳深处却好似血海掀起了波澜,轻柔的脱下自己身上所有的服装,露出了自己健壮的身躯,我也没有发现,我本来还存在的一些脂肪堆积的地方现在都换上了结实的肌肉。

我将母亲美丽的玉腿曲了起来,按着腿弯向下一压,洁白的两条白玉之间那迷人的桃源花瓣就露了出来;肥美、饱满,简直让人无法相信,这会是一个已经四十多岁拥有两个孩子的中年美妇所能拥有的;而这就是自己的亲生母亲的桃源,自己的来源与家。我手轻轻摁在丰满多汁的花瓣上;轻轻一撑,桃源门开,正如那句诗中所话,小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我的玉柱也开始轻轻颤动,当我看向它的一刻也惊呆了,这是怎么回事?我有些纳闷,毕竟我的两个记忆中没有哪个拥有的是如此凶器,青龙扎结,恶行恶相,我忽然在心中冒出如此想法,母亲的桃源,能承受的住这根金箍棒儿翻江倒海么?

手慢慢收回,柔软的花朵马上无声地闭合,把那迷人的桃源景色紧紧挡住。

但下一刻,这双大手又回到了桃源门前。这一次,它还带着一根黑龙巨棒准备来此问渠寻源。

我似乎意识到自己整个人在这之后就会从此变得完全不同,腰部缓缓沉下,随着我那硕大的龙柱慢慢的挤入紧密的桃源之中,娇薄的洞口被撑得滚圆,没有一丝的缝隙,龙柱一点一点的慢慢深入,准备要一寸一寸的细细品尝母亲那肉体深处的美妙滋味。

那轻柔淡粉的两瓣花瓣怎能阻挡金箍神棒寻源问路。黑龙怒首轻而易举地就挤开了这柔软的桃源门扉,往那清渠的深处钻去。这个神圣的清渠,是母亲玥婉容身为一个女性,最为宝贵的宝物。当年,正是通过这里,我才能降临人世。而现在,这个诞生于此的生命,身体的一部份又回到了这里。死死的缠住,娇嫩与黑龙挤压摩擦,一如当年这个生命,在出生之刻通过这里时一样。

我只觉的母亲的清渠间是惊人的窄小,那温暖湿滑的柔软紧紧的包裹着粗大的龙柱,他咬紧了嘴唇抗拒着那让人窒息的快感,双手握着母亲纤细的腰肢,下身慢慢的用力,龙柱就如同开山劈石般渐渐挤进了母亲圣洁的酮体,艰难的前进着,终于前面到达了桃源的终点,龙头前端咬在了一个娇嫩上,只见光洁饱满的腹部上依稀能看见凸起了一根长长的东西。

我已经失去了所有理智,喘息渐渐粗重起来,我把脸埋在母亲深深的雪峰之间,然后一口含住母亲泛着可爱的红色的梅花吮吸着她的樱桃,母亲那成熟女人所特有的丰润雪峰,深深刺激着欲火焚身的我,我越来越粗暴地抚摸咬吸着母亲的雪峰,开始尽情的享受母亲那毫不设防的甘美肉体。

腰部轻轻用力,将龙柱从母亲的桃源中抽出,只留龙首还陷在那粉红的花瓣中。微微一顿,然后猛地一挺。「啪!」龙柱再次齐根而没,小腹撞击在母亲的雪体上发出一声亮响。龙首咬住桃源中的小嘴上细细研磨了一会再次拉出,然后又是一记凶狠的撞击。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我运动得越来越急,越来越猛。撞在母亲的丰盈雪白的身躯上啪啪作响。桃源洞口的粉红的花瓣,在龙柱飞快的来回抽动下被不停的带得翻出,然后又随着龙柱被塞回。

母亲的娇躯在我的来回中被撞不停晃动,而母亲仍然如同一个充气娃娃一般静静的躺着,毫无所知地被自己的亲生儿子肆意蹂躏着。秀美的脸庞下面,光洁的玉颈,嬾滑的香肩、高耸的酥胸,整个美丽的身体都裸露在外;我插的兴起,又把母亲丰盈细滑的美腿架在自己的肩上,压向她的胸前,形成了个完美的炮架,母亲的身体软弱无骨,他很轻易的就完成了姿势,让母亲好似折叠了起来一般,让她的桃源向上高高的裸露在外。

我则半跪在母亲的臀前,身体微微前倾双臂前探,一手一只捉住了她胸前的两团雪峰,肆无忌惮的抓揉把玩。母亲翘起的玉腿,则被双臂环在胸口,而跨下粗壮的龙柱,更是插在她的桃源中疯狂肆虐。

手中感受到的是玉波的柔软,跨下传来的是柔软似花的舒爽。曾经的那个母亲,现在却只是自己跨下美丽的肉型。这禁忌的快感下,还有那莫名的生物传递而来的纷样感觉,直到抵达快感的顶峰。双手大力的紧缩,捏得掌中的两个雪峰变了形状;跨下龙柱则更是抽插的凶狠,硕大的龙首使劲的撞击在母亲体内那娇嫩的肉团上,我使出十二分的本事想把让龙首进入到母亲娇嫩的龙宫中。

窝一用力冲开稚嫩的龙宫口,里面那让人蚀骨销魂的吸力让他腰部一阵舒麻,股股白浊的龙延终于从那硕大的龙首直接近距离的吐射在宫壁上,大量的蝌蚪从我的体内射出,但我还是在不停的向前顶着,灼热的龙延就跟高压水枪似的股股不停的击打母亲敏感娇嫩的宫壁上,直吐射的腰部都有些发虚才停了下来,就像是想把这一辈子的体液都装进母亲圣洁的体内似的。

火热的液体这样一股股不停的射在体内,让被冲击的母亲身体也是本能不断颤动,宫里装满了儿子滚烫的体液,儿子的龙首却还卡在宫口向里不停的吐射着,那满满的精华流不出去,龙宫就像是个被精华装满的气球一样不断涨大,那平坦白皙的小腹已经微微的凸起。在这期间,一丝丝奇异的液体也从母亲玥婉容的龙宫中分泌出来,被我的龙首吸收了。

我将积压了一年多的弹药倾泻在亲生母亲的宫中,松开了母亲有些抖动的双腿,无力的趴伏在她白嫩的身上,还没变软的龙首仍旧卡在稚嫩的宫口感受着母亲桃源带来的湿滑和火热,嘴里咬着雪峰上的粉嫩樱桃感受着余韵,一脸舒爽的在余韵中沉浸了许久,我才撑起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