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cms:load head_news.html}

最新资讯

不归宿的归处

不归宿的归处   下班以后我没有回家。   这是我第一次在能回家的情况下夜不归宿,九点钟的时候我还留在季然的病 房,娜也在,她明显是不放心我和季然接触,尤其是当她经历了下午的事,发现 我变得难以掌控和疯狂恐怖后,更不敢让我单独对季然,所以一直守着妹妹不肯 走。   气氛有些尴尬,三个..

老套路拿下寂寞的女邻居

老套路拿下寂寞的女邻居   我叫小东,今年22岁,大学毕业后就没有离开这座城市,跟女友一起租了一套房子,我们租的是那种一层有好多户的楼房,但是年代比较久远,好像是八几年的房子,我身高182,174斤,比较强壮,JJ不短不长有15公分,但是比较粗,上面的青筋比较多,跟女朋友在一起好多年了,但女..

商量淫妻

商量淫妻 :“老婆,你还想和别的男人做爱吗?再多试试别人的鸡巴的感觉怎么样?”“你想什么呢,我才不要,那么变态,有上次就够了,每次做爱都可以到高潮好舒服。” 我见这样,又是没戏了。还是得想别的办法,但是今天就这么地吧。我有个特别要好的兄弟叫东子,东子跟女朋友前段时间分手了,现在一个人整天想着..